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只是一場相遇


  夜了,我在黑暗深處,與夜的眼睛對視。
 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,開始不喜睡眠,亦或是不安分的靈魂一刻也不願安靜。紛繁的思緒,敏感的觸覺,睡眠便成了另一種意識狀態。我開始在不同的夢境裏穿梭,那夢境裏,有過去的人,過去的事,也有正在發生的現在和不知道會不會成真的未來,一切如排序遊戲般混亂在我周圍,我排累了,便自然而然選擇失眠。
  離說晚安已有一段時間了,你已經睡了,還是正在醞釀睡意?我無法想像另一端的情景,也並不好奇。
  只是,我想提前問候你的美夢,如你曾經問候我一般。
  
  二
  我喜歡,一個人的旅行,在途中,看掠過窗的風景。
  每當這個時候,我才能明確地感知,我已離開自己站立的位置,離開自己慣常的生活方式,去回顧生命的過往,也看清自己行走的方向。我喜歡一個人,是因為有許多時間思考,也可以毫無顧忌地微笑,流淚。
  有時,我為了曾經的過往感動;有時,我莫名的傷悲;有時,我落下自己也講不清原因的淚,一切越是莫名,就越是心痛。
  在我不經意哭泣時,我轉頭看見了你,你什麼也沒問,什麼也沒說。
  窗外依然掠過一幕幕風景,那何嘗不是生命的曾經?我們搭同一輛車,看同樣的風景,回顧各自不同的曾經,如此相似,又這麼不同,不要問那曾經是什麼,我們,都明白了彼此喜歡一個人旅行的原因。
  也許同樣的喜歡一個人旅行,便註定了這場相遇。
  有一天你突然問,在那場相遇中是誰先發現誰。
  我笑笑說不知道,因為我不擅長時間的界定。
  我想說彼此發現可以麼,因為,一個人可以旅行,卻不能發生一場相遇。
  
  三
  我坐在麥當勞,消磨一杯冰摩卡。
  麥當勞很吵,我選擇了一個小小的角落,對著當街的窗,陽光可以慢慢爬到我腳上,讓我感受它的熾熱溫度。
  摩卡不純,加了太多冰,混合著霜淇淋喝在嘴裏有一股淡淡的巧克力味道。
  我懂得品味,但生活已讓我漸漸學會了不多挑剔,這樣一個人的時光,寂寞卻自由自在地讓我感覺享受。
  如果說這樣的時光對你來說是種奢侈,那麼這樣的分享卻是一種自然,就像我不挑剔咖啡的味道,只單單品味自己的心情。
  等我去你的城市,我會去你說的那家咖啡店,靜靜品味,一杯咖啡的奢侈時光。
  
  四
  久未聯絡的朋友又在電話中與我聊起那個老話題,關於麥田的故事。
  說人生就像走一片不能回頭的麥田,如何在這片麥田中摘下一串最大的麥穗,只能摘下一串,你不能早早摘了,因為以後有更大的你已失去機會;你不能遲遲不決,因為在你的猶豫不決時會發現最大的已經錯過了。
  所以往往走過麥田的人手中摘下的,都不是最大的麥穗。
  又說如果生命中最對的那個人遲遲不出現,你是否依然堅持孤獨地等待?
  時光飛逝,許多人都放棄了。
  倘若選擇等待,是否越等那對的概念就越模糊,對錯本不是絕對,且每個人的思想觀念也因著時間和經歷不斷變化,曾經滄海中,早已辨別不清哪一個是最大的麥穗,而最大的,是否就是自己一直所期待。倘若摘了麥穗,便相信自己的選擇吧,擁有的才是真實的,即便曾有失落,那並不影響人生,行進的風景。
  我想我會記得,我走過那片麥田的每一處風景。
  
  五
  早已不是渴望談情說愛的年代,愛情,我們都曾經走過。
  再深刻的愛情也不過是在生活和歲月中漸漸平淡,然後在平淡中分離,或者在平淡中習慣。
  如果所有的愛情都註定遺忘最初的溫柔,最初的感動,不如,只是一場相遇,在相遇中淡然,在淡然中美麗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