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寫在2011年最後一天的心情

這是2011最後一天,還是寫兩句,沒有什麼不適,也沒有什麼高興,最後一天,寫兩句也不過像經常喊的那樣,“人過留名,雁過留聲”。
  歲月早已不再青澀,過年也早已沒有了高興。有的只是感歎,人生如白駒過隙!時光荏苒、歲月無聲!
  十八歲我初涉世事,恨天不高,恨地太輕。跟誰都敢叫兩句,不為別的,只為自己比別人年輕,曾經以為的還有很多未來,還有很強的可塑性。幻想自己將來不是名人就是富翁。打牌總是催促:快點,又不是賣房賣地,何必考慮半天也不吱一聲?喝酒時,五呀六呀的跟誰都是大聲,誰敢叫板我就跟誰拼命,儘管自己酒量只有半斤從來沒有達到過一升。三天一小聚,五天一頭蒙,敢與汽車來賽跑,敢與權威來爭鳴,一個勁地抽風。沒有出眾,就是仗著年輕!一頓能甩一斤肉,小籠包子能吃五六籠,打著飽嗝還硬著頭皮說,“要吃還能再吃一、兩籠”!精力,一天到晚用不完,比吃了興奮劑還興奮,比打了雞血還充盈。遊戲玩到一兩點,打牌一打到天明。晚上睡不著,白天睡不醒。看著靚麗女生不想移開視線,看個三(合諧)級片按奈不住偷吃腥的激動,宿舍從來不缺那種近乎邪惡的討論和笑聲,心儀女生多看自己幾眼,幾天都覺羞澀的甜蜜和慶倖,還有那句:真想娶她共度一生。聽到最多的話就是:不怕的,你還年輕。最不愛聽的就是:你不懂,你還年輕。年輕,是啊,難忘年輕,難忘年輕時的輕狂,難忘不知愁滋味的年輕。
  直到有一天,家如天塌地陷般的陷入困境,假裝成熟的和家人談論著如何辦時,突然發現自己不再年輕,也不能再年輕!有了更多的責任,有了更多的擔心,有了更多要假裝深沉的莫名。儘管自己也不知道路在哪里,不知道怎麼去解救走入困境的家庭。但是在別人眼中,你應該懂事,應該能學會理解別人對你境遇的同情,如果面對這種災難你還表現出自己的不羈和放縱,你將獲得狗屎都不如或者畜生的罵名。我成熟了嘛?不是的,我還想年輕,還不想從年輕中清醒。但是歲月、家庭、艱難、社會,他們都等不及自然的發展,等不到成熟的水到渠成。我明白了,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的內涵,明白了上天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公平。所謂的“關上一扇門的同時開啟了一扇窗”只不過存在於文字,停留於勸人向善的感動。
  額頭不見舒展,心情不見天晴,歲月刻入面頰,華髮悄悄生。命運總是把人來戲弄,卻總不見歌聲中唱著的那雨後彩虹。夜深時,靜謐讓人害怕讓人淒冷,半舊的答錄機中放著的不是哀樂而是噪音般的轟鳴,我只獨坐——死一樣的靜。心神交憔的撕心裂肺,試著找到走出困境的辦法和期待跡的誕生,直到腦袋痛的山崩地裂,直到心臟近似停止了跳動,我還是走不出內心的黑夜帶來的陰冷。孤獨伴天明。
  真想一走了之,從此以完結苦痛,但是又怕摧傷父母早已近似崩潰的心靈。我不忍,我不能!我有責任維護家庭完整責任和義務,絕不能自私的只管自己解脫而不管父母的傷痛。我只能默默承受,默默享用,命運送來的這絕情的饋贈!28歲時,我不再年輕。我懂的了什麼叫責任,什麼叫與命運抗爭。
  年輕時,思想跳躍、靈動,想的是何日成為英雄,一飛沖天天地驚!
  成熟了,心緒沉寂,只想靜,想的是不求飛黃,但求平安一生,不管是我,還是我的家庭。
  一年又成為過去,新的一年又像重生。沒有迎接新年的激情,卻有對時光飛逝的慨歎而發出的歎息聲。我不再怨天尤人,也不想期冀天地崢嶸。我只是要一份平靜,要一份從容。因為我知道,不管天地如何變幻,潮起潮湧,離我的生活總是那麼遠,那麼如風。我能做的是:站在風中迎接一場又一場大雨,一輪又一輪旭日東昇!
  2011年12月31日
返回列表